王熙凤的性格及相关情节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王 熙 凤 一、出场 未见其人 先闻其声 放诞 性格泼辣 自傲 满意 二、服饰 表面 “这小我服装取众姑娘分歧,彩绣灿烂。恍若神妃 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向阳五凤挂 珠钗;项

  王 熙 凤 一、出场 未见其人 先闻其声 放诞 性格泼辣 自傲 满意 二、服饰 表面 “这小我服装取众姑娘分歧,彩绣灿烂。恍若神妃 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向阳五凤挂 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 绦,双比目鱼玫瑰佩;身上穿戴缕金百蝶穿花大红 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 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身量苗条,体格,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 笑先闻。” (引自红楼梦第三回) 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不贵 取家相等,而贵取貌相宜。 ——李渔 俗气 斑斓 刁钻 狡黠 性格泼辣 深得贾母宠爱 三、见黛玉 捧场——拭泪——破涕为笑——热情 察言不雅色 机变逢送 四、回王夫人 判断能干 王熙凤 写出场 绘肖像 未见其人 先闻其声 三角眼 吊梢眉 举止言行 回王夫人 放涎性格泼辣 年轻貌美刁钻狡黠 见黛玉 察言不雅色机变逢送 判断能干 五、身份 王熙凤是贾母的孙媳妇,是贾赦和邢夫 人的儿媳妇,是王夫人的内侄女,是贾琏的 老婆,是巧姐的娘,是贾蔷和贾蓉的婶子, 是贾瑞的嫂子,是探春的堂嫂子,是送春的 亲嫂子,是惜春的叔嫂子,跟贾宝玉是姑表 兄弟,跟薛宝钗是姑表姊妹,是林黛玉的姑 表嫂子。 六、画:一片冰山,上有一只雌凤。 判语: 凡鸟偏从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凡鸟偏从来”指的是凤姐这么一个能干的 女强人生于的倒霉,“凡鸟”是繁体里的 “凤”字,也就暗指王熙凤。从凤字拆出来得 “凡鸟”二字比方干才,天然是种调侃。 画里的雌凤所靠着的冰山,指的就是将融化的 贾府所意味的靠山。 “一从二令三人木”指的是丈夫贾琏对凤姐的 立场变化。新婚后先“从”,对她视为心腹, 样样都听她的;“二令”解为“冷”,指的是 丈夫对她的慢慢冷淡取起头对她发号出令; “三人木”以“测字法”是指她最初被休弃的 命运。“哭向金陵事更哀”就是她被休弃后哭 着回娘家的悲哀的写照。正在其时封建的社会中, 被休弃常凄惨的。 “一从”是指王熙凤的反保守妇女做风—— 只是从祖(长辈)。 王熙凤能说会道,见 机行事。 文本第二回“冷子兴荣国府”时: “说容貌又极标致,言谈又利落,心计心情又 极深细,竟是个汉子万不及一的。”用周 瑞家的话来说:“要赌口齿,十个会措辞 的汉子也说他不外。”王熙凤的口才,实 则反映了她思维火速而严密。 她只从命实正的实权派长辈——贾母、王夫人、邢 夫人及贾政等,连赵姨娘她也不放正在眼里。她最善揣 摩长辈心理,哄长辈,以至是骗长辈。但不管是哄还 是骗长辈们,却最能讨贾母、王夫人等长辈欢心,也 让弟、妹们欢快。凤姐还为别人教授秘籍:她对尤氏 说的一段话道出了她本人措辞、行事的奥妙:“你只 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就完了。” 林黛玉进贾府这段描写表示出王熙凤对“从祖”的 表演曾经炉火纯青了。如许的描写取实事不堪列举。 这是写她的喷鼻辣。 “尤二姐事务”。按理说,正在其时社会贾琏送娶小妾 不是大事,大房妻子是管不了的。正在其时国丧家丧 期间,贾琏偏娶尤二姐就于理于法皆不容。就本身 事例来讲,王熙凤也是者。但王熙凤敢于打通 衙门,巧设圈套,以花言巧语尤二姐步步上钩。 又借秋桐之手,对尤二姐,使她不得、 求死确能:陷于极端疾苦境地的尤二姐最初只能吞 金自尽。贾琏只是被她打掉了牙往肚里吞。完全不 顾及贾琏的感触感染的事,王熙凤不知干了几多。可贾 琏只要、从命的份。正在成年妇女从良人这一点 上,王熙凤是“倒从”——即良人从命、于她! 这里面有她取酸辣。 “二令”写的是王熙凤呼吁荣宁表里,所向披 靡式的工做做风。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事务可谓她泼辣的典范之做, 成为整个前八十回中王熙凤最为出色的戏份之一,也 是王熙凤这个抽象最有荣耀之处。 “令外”一方面。王熙凤操纵婆家贾府和娘家王府的 显赫地位,处处,。十五回“王熙 凤铁槛寺”中,细致写了一次王熙凤贪钱的 全过程。 老尼为达到目标,、旁敲侧击等手段用尽, 终究让王熙凤依她行事。成果无情人双双自尽,当事 者人财两空,凤姐独吞三千银子。老尼从中也得了不 少回扣。“王夫人等连一点动静也不晓得。自此,凤 姐胆识愈壮,当前有了如许的事,便的做为起来” “三人木”一为谐音,二指王熙凤害人数, 三是意法。 先说意法。本意是“以三人之外的报酬草木”。文 本中所叙可见王熙凤是把贾母、王夫人、本人以外的人 都认为是无脚轻沉。但骨子里她是最看沉本人的,概况 上她的勾当和所做所为环绕贾母、王夫人办事,暗地里 她却老太太和姑妈兼叔婆婆,就连不是亲生婆婆却 有着正派婆婆的名份的邢夫人也不放正在眼里。她或轻或 沉地过其他人,却都是特定、特定空气下罢了, 却反映了她的心里勾当——是瞧不上他们的。王熙凤看 沉的其他人如林、薛、宝玉、探春等。也都是为了奉迎 贾母、王夫人之为。 说王熙凤害死了三小我是不切当的。古时三指复数, 意为多的意义。 文本明白就写了她害死了四小我:张姓地从之女、 守备之子、贾瑞、尤二姐。她还家人害死张华, 却因家人不忍心而没有施行她的号令。文本说她得 三千银子后,不竭“便的做为起来”。 再说“谐音”之解。“三人木”大概为“三人妒”。 王熙凤正在贾府表里只要贾母、王夫人和巧姐(或者 是她本人)不说她的不是,其余的人不明说她坏, 但骨子里都畏之如虎。“三人妒”为除三小我之外 的其余人都她、妒恨她! 正在茉(莉粉)、蔷(薇硝)、玫(瑰露)茯(苓霜) 事务中,平儿颠末查询拜访,,息事宁人。本 来是芝麻绿豆的琐事,而王熙凤则从意:“只叫他 们垫着磁瓦子跪正在太阳地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 不说跪一日,即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 六十一回平儿劝她:“得罢休时须罢休”,“纵正在这里操 上一百分心,究竟我们是何处(贾赦、邢夫人)屋里 去的。没的做些,使人含怨。”凤姐恰是正在 钱、权上从不罢休,“太伶俐,反算了卿卿 人命”,最终害人害己害满族。 六十五回,小厮兴儿对王熙凤有一大段绝妙的评论: “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口里尖快。”“现在 全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小我,没有不恨他的, 只不外体面情儿怕他。皆因他一时看的人都不及他, 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小我喜好。他说一不二, 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 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 下人,他奉迎儿。” 她“嘴甜心苦,阳奉阴违;一脸笑,脚下使绊 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 “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 看一眼,他有本领当着爷打个烂羊头……” 因为王熙凤工作做得太绝,连对她心怀叵测的平儿 有时都容不下。为害死尤二姐之事,恨得贾琏咬牙 切齿立誓要为尤二姐报仇。 既美且才而又。她是一个复杂而 又丰硕、实正在而又活泼的、活人。是 她阿谁时育和培育出来的“的天 才”。她的美取才给她的投上了一层 ;她的恶德难以使她变得百分之 百的恶,由于她的恶难以她的长处。 看到凤姐的所做所为,就不由会联想到 “佳人”中的郝思嘉,她们同样地美 貌同样地同样地工于心计,不外凤姐 更为中国化更为古董化而已. ? 她的性格不只丰满、活脱、,充满灵取 肉的搏斗、美取丑的交错、善取恶的同一, 并且音容笑脸、举止动做简曲呼之欲出,栩 栩如生。 伶俐累 太伶俐, 反算了卿卿人命! 生前心已碎, 身后性空灵。 家富人宁, 终有个, 家亡人散各飞跃。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似大厦倾, 昏惨惨似灯将尽。 呀!一场欢喜忽悲辛。 叹,终难定 。 第四回 苦命女偏逢苦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这一回展示小说更广漠的社会布景。通过“葫芦僧 判断葫芦案”介 绍了贾史王薛四大师族的关系,把贾 府置于一个更广漠的社会布景之中来描写,使之更具有 典型意义。同时因为薛蟠的案件天然带出薛宝钗进贾府 的情节。 第五回 逛幻景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五回是全书的总纲。通过贾宝玉梦逛太虚幻景,利 用画册、判语及歌曲的形式,宛转地将《红楼梦》浩繁 人物的成长和结局交接出来。 收尾.飞鸟各投林 为官的,家业凋谢;湘云 富贵的,金银散尽;宝钗 有恩的,;巧姐 无情的,分应;妙玉 欠命的,命已还;送春 欠泪的,泪已尽。黛玉 冤冤相报实非轻,可卿 分手聚合皆前定。探春 欲知命短问前生,元春 老来富贵也实侥幸。李纨 看穿的,遁入佛门;惜春 的,枉送了人命。凤姐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实清洁! 列举各种现象,并不是每句专咏一人。过去,俞平伯先生认为它“不是泛 指”,“恰好十二句分派十二钗”,“这是‘百衲天衣 ’”,可是,后来俞 先生本人也感觉未必安妥(拜见《红楼梦研究· 八十回后的红楼梦》)。

  相关链接: